当前位置:主页 > 365bet百乐彩 > 国内新闻 > 正文

OFweek视点:风电盲目扩张 产业发展遇痼疾

未知 2019-10-12 15:13

  十二五第二批风电项目数量下调幅度达48.25%:国家能源局下发《关於印发十二五第二批风电项目核准计画的通知》,要求将前期工作充分、电网接入条件落实的专案列入十二五第二批拟核准风电专案计画,共计1,492万千瓦。这与2011年8月份公布十二五第一批风电规划核准2,883万千瓦少1,391千瓦,YoY-48.25%。未来两年内国家将持续减少风电设备装机数量,需求的提升仍需待国家电网完成建设特高压电网。

  持续升温的风电发展第一次出现了转折

  在日前举行的第二届中国新能源并网接入国际峰会上透露了一组数字:2011年,我国风电新增装机1650万千瓦,与上一年新增1892万千瓦相比呈下降趋势,同比增长为负。

  这意味着,风电自2005年以来持续升温的趋势开始出现转折。2005年至2010年,中国风电装机容量曾经保持了连续5年逾100%的增长。

  可以说,是一直以来困扰风电产业发展的痼疾上网难,将风电发展拖入历史发展的拐点。电网对于包括风能、太阳能等在内的可再生能源并网缺乏积极性,导致分布在内蒙古、黑龙江、新疆等风电场集中的区域,屡屡传出弃风的消息。

  根据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的统计数字,2011年,全国就约有100亿度风电电量由于被限电而损失。

风电并网

  一片惨淡声中,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2011年,五大发电集团中除了华电、国电的风电新增装机同比略有下降之外,其余三家均有增长,五大发电集团在全国风电新增总量的占比由2010年的49.3%提高到去年的58.2%。

  全国新增装机总量下降的背景下,五大发电集团的新增装机总量却逆势上扬,不得不说,这暗合了风电产业发展的真实现状民营企业在逐渐白热化的风电投资竞争中,不敌国有大型电力企业,逐渐被淘汰。

  这一所谓的国退民进的趋势并非空穴来风。2011年1月,电监会发布《风电、光伏发电情况监管报告》称,风电项目的投资主体相对集中,主要是中央企业和部分风能资源丰富的地方国有发电投资企业。

  根据这份报告,无论是并网装机容量,还是在建的装机容量,国电、华能和大唐都排在前三位,中广核电、神华等国有企业紧随其后。前十家企业的并网装机容量占全国并网风电装机容量的75.85%。

  即使在原本属于民营企业家和投资者聚集的上游风机设备领域,国有企业也开始占据主导地位。国有企业的大手笔投资直接带来了风机价格的一步步走低。

  2011年年底,风机设备价格下降幅度超过30%已经从4年前的6000-7000元/千瓦降到4000元/千瓦以下。这使得处于二三线的风机制造企业进入痛苦的阵痛期,一位风机制造企业负责人曾经这样笑称:中国风机企业有三条路下海、出国、自己做业主。

  不计成本进入风电投资的国家队当然也在吞食苦果,上述五大发电集团在2011年也出现了风电业务首次亏损。

  日前,国家能源总局下发特急文件,要求各省(区市)发改委严格执行风电项目核准计划,对于风电弃风超过20%的地区,原则上不得安排新的风电建设项目。这一特急文件,是对温家宝总理此前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制止太阳能、风电等产业盲目扩张的具体落实,欲给盲目发展的中国风电业降温。

  需要警惕的是以控制盲目扩张,控制过剩产能为名,实际上已经导致了民营企业大量退出市场,国有企业一家独大。

  目前,风电发展两头所面临的来自国家队的威胁上游面临电网限电,下游面临国有电力集团的非理性投资带来的市场恶性竞争,如何解决这两个问题,可能是拐点之后的风电产业更需要思考的问题。

  一则《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管理办法》即将出台的报道,在上周电力激起行业片片涟漪。多个电力公司的官方网站不约而同地转载了这一引自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局副局长梁志鹏的消息。

  配额制度的出台并不简单,各地的配额如何设置、配额由谁来执行,是地方政府、电网公司、还是发电企业,这些都需要谨慎判断,不能轻易下结论。上述人士透露,从他参与的前期调研情况看,仅调研本身就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才能完成。

风电盲目扩张

  风电行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困境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日前发布的《2011年风电限电情况初步统计》显示,去年全国约有100亿千瓦时左右风电电量由于被限发而损失,达到历史最高值。

  另外,据风能专业委员会提供给本报记者的数据表明,去年我国风电装机容量6273万千瓦,上网装机容量4505万千瓦,发电量仅为732亿千瓦时。

  这意味着大量的风电因为未能上网而被丢弃,这种弃风现象客观上已影响到风电企业的积极性。

  弃风问题主要是指风力发电没有人买,没有人要,被迫放弃。而可再生能源配额制解决的就是风力发的电由谁来买,由谁来用的问题,解决的是市场问题。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秘书长孟宪 认为,配额制度出台是解决弃风问题的有效途径。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分析和市场分析研究中心主任姜克隽曾去北部地区旅游,他发现在一些风电资源相对丰富的地区,由于电无法外输,建设在山上的风电设备不得不空转运行,而在山下的农村,居民们却因为缺乏电力供应,不得不靠煤炭取暖。

  如果让这些风电项目上网,至少能够解决当地居民的用电问题,姜克隽告诉记者,虽然配额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弃风问题,但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必须从电网层面,解决风电上网难题。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对此持类似观点,他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风电企业面临的问题是上网的小时太少,并网不够,如果并网时间足够,是能够完完全全把电卖出去的。

  各地掀起一股风电快速发展浪潮

  接近国家电监会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前几年国家鼓励风电项目的发展,一些企业借机在各地大肆跑马圈地,但其目的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抢占地盘。由于一些适合发展风电的地区,大多处于经济欠发达的西、北部地区,企业的诉求与地方政府对政绩的渴望不谋而合,导致风电行业在过去几年里,小规模、无序化发展严重,客观上加大了风电项目上网的难度。

  首先风电项目盲目上马及重复建设导致风电发展结构不合理,配额制度的引进有利于风电规范、引导。其次从风电本身具有不稳定性及供应不持续性来看,由发电企业、电网公司和地方政府进行主导将有助于提高风电输送的安全性。第三从风电的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上实现来看,配额制度有助于缓和市场供需失衡的矛盾,促使风电企业得到理性发展,促使双重效益得到实现。他说。

  上述接近电监会的人士直言,早期从事风电产品生产的企业,搭乘风电发展的快车,纷纷跻身上市公司行列,诞生了一批亿万富翁,而今一些企业已出现经营困难,除非企业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否则将很难扭转局面。

风电盲目扩张

  曾经风光无限的行业龙头企业华锐风电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自去年上市以来,股价已经从最高位的90元跌至16元的地位,有消息称,华锐风电上市的举荐方或将因此受到证监会的处罚,本报记者试图联系华锐风电,并给它的媒体信箱发去邮件,求证该消息,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

  可再生能源配额管理 中国风电再坎坷

  尽管《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管理办法》被业内寄予厚望,但其出台之路并不平坦。

  孟宪 认为,配额制的推广首先要确定如何保障电网、电力公司的利益,单就这一点的确定就并不容易。电网公司提供了一个公共平台,但也需要经营的利益,使用可再生能源输电、配电都需要为其提供一定的经济利益。

  事实上,对传统火力发电企业的配额制多年前便已经提及分析人士认为,即将出台的《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管理办法》更有针对性,将在对电网收购和电力消费进行配额,使得配额制限定逐步向下游延伸,从而保障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健康平稳增长,但执行起来并不容易,需要平衡。

  拟出台的《可再生能源配额管理办法》中,配额制度有三大主体,即发电企业,电网公司和地方政府。强制要求电力公司发电使用一部分可再生能源,强制要求电网公司收购的电量有一定比例来自可再生能源,强制要求地方政府鼓励支持可再生能源发电。孟宪 解读说,我国已经开始解决电网、电力公司的利益问题,但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风电配额制度能暂时维稳弃风,要根本解决问题,还需从产业相关补助政策、市场资源优化配置、环境与经济效益可行性收益等角度进行综合考虑,因此配额制度只是一个过渡性举措,中国风电配额制度应重预防轻治理,解决好政策与市场调节存在的滞后性、企业参与积极性不高、市场准入门槛高等多重问题。

标签